来自 科技 2019-08-22 16:26 的文章

美国制裁导致伊朗闹药荒 民众排长队买救命药

  国际在线专稿:在德黑兰马哈克儿童慈善医院里,8岁小男孩塔哈·沙库里正在角落开心地玩耍,他不知道自己用于治疗肝癌的药物已经用完了。据半岛电视台网站31日报道,自去年5月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后,伊朗货币里亚尔对美元等主要外币汇率暴跌,伊朗国内药品出现严重短缺,进口药品价格也随之飙升。

  “如果没有慈善医院,我们就完了。我的丈夫是一名普通的杂货店工人,治疗这种疾病的开销太大了,我们根本支付不起。” 沙库里的母亲拉亚·塔希扎德说,好在医院为她儿子提供了免费的药物,换做在私立医院,一次治疗可能就要花费1380美元,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笔“无法想象”的数目。

  马哈克儿童医院通过慈善捐款维持日常运作,为伊朗各地约3.2万名16岁以下儿童提供免费治疗。然而,该院院长阿拉斯布•阿玛迪安说,目前他最大的担忧是伊朗外部的资金渠道已经关闭。对伊朗银行金融方面的制裁直接拦截了来自海外的捐款,海外资金转移完全失败,包括早前已经得到美国财政部批准的资金。

  阿玛迪安说:“我们正在失去希望,情况不应如此,至少药品应该是可以买到的,资金应该是能够流通的,信贷额度也应该在银行系统中被明确界定。”

  尽管药品和人道主义物资不在制裁清单之内,但美国的制裁让全球许多银行和企业在与伊朗进行贸易合作上犹豫不决,担心美国方面未来会采取进一步的制裁措施。如今,伊朗的金融体系与国际银行体系几乎处于隔绝状态。

  官方报告说,虽然伊朗生产了国内所需的大约95%的基本药物,但在治疗昂贵罕见疾病的更复杂的药物和医疗设备方面,伊朗严重依赖进口。

  每天早上,德黑兰卡里米汗中心大街的13家药房都排起了长队,民众来这里为生病的家人寻找稀有药物。53岁的哈米德•穆罕默迪大部分空闲时间都在为妻子和女儿寻找药物,她们都患有肌肉萎缩症。穆罕默迪说:“两三个月以前,我可以很容易地在任何一家药店买到处方药,现在却不行了。”

  药剂师佩曼•克范法说,许多伊朗人由于购买力下降,买不起进口药物,正在寻找国产替代品。他说:“这导致了国内药品价格飞速上涨,有些药品的价格甚至涨了三四倍。”

  一些人将目光转向了黑市。23岁的学生马哈茂德•阿利扎德在得知母亲的多发性硬化症治疗药物在德黑兰南部的纳瑟-科斯罗街黑市可以买到后,直接奔向那里。他说:“她才45岁,我不想看到她瘫痪。”

  许多生活在农村的人也涌向大城市为家人买药。48岁的侯赛因霍利•巴拉蒂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到目前为止,他已经为孩子的病花费了7700美元。“我卖掉了所有的东西,还跟亲戚朋友借了钱。”他说。

  上周,伊朗卫生部长赛义德.纳玛奇(Saeed Namaki)指出,由于原油出口下降,政府预算削减,这也对卫生部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除了药品领域,从日常食品到房地产,伊朗国内物价都在不断飙升。(谢诗佳)

标签: